TOP

 

    一日,清一家舍来了个孩子,一个10岁不到聪明可爱的小男孩。“你们举办的这个闽南文化百年之间生活美学展太有意义了!这样的公益展览,我也很想尽一份力,可是我没有太多钱,买你们一个香包作支持可以吗?”仔仔细细看完展览后,小男孩郑重地说。

   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,温暖和柔软了所有在场人的心,那么多的观展人中,他是最特别的一个!孩子没有污染的心,是最清净的,因这清净心,他看这世界,非常的简单,非常的纯粹,因此,他更能准确地感知一切善与美,并尽可能给与最质朴的回馈。

    孩子买的香包是准备送给母亲作为端午节礼物的,说到端午节,我们不能不想到一个人,一个一生都保持着孩子般的清净心,一生都活得那么纯粹的人,他就是战国时期楚国的三闾大夫屈原。

    制芰荷以为衣兮,集芙蓉以为裳;

    不吾知其亦已兮,苟余情其信芳;

    高余冠之岌岌兮,长余佩之陆离;

    芳与泽其杂糅兮,唯昭质其犹未亏;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离骚——

    蒹葭摇曳,风露清寒,几千年前的汩罗江畔,那个峨冠广袖衣带飘飘的身影,是何等的高洁何等的优雅何等的孤独,他不曾乘风而去,却如芙蕖般飘零坠落,带着他对家国山河的爱和壮志未酬的伤。

   斯人已去,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哀思和璀璨无比的华章。崇尚自然,追求精雅、飘逸、舒适、自在,从屈原的辞章中,我们不难发现他的审美品味和穿衣风格。跨越几千年,人们的审美最终还是要返璞归真,回归到清一品牌一贯倡导的”天人合一“状态。

    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薜荔兮带女萝。
    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
    乘赤豹兮从文狸,辛夷车兮结桂旗。
    被石兰兮带杜衡,折芳馨兮遗所思。
    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,路险难兮独后来。
    表独立兮山之上,云容容兮而在下。
——山鬼——

    带着石兰与杜衡的芳香,踏着晶莹的晨露,从山林的深处,走入诗人的绝唱。薜荔为裙女萝为裳,如玉的模样,清水般的目光,盈盈一笑就是最甜美的梦乡,温柔了每一个多情人的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屈原描述的这位纯洁、率真、善良、美丽的山鬼形象,也从另一个侧面,说明了他在审美方面,崇尚与自然的和谐相处,今天的我们,已然无法重返山林。但我们对纯天然的向往,却可以在生活的各个层面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合上泛黄的书卷,几千年弹指一挥间,花落无声,云烟淡淡。虽然隔着时空的距离,但同样清净守一的理念,必然会产生相通的审美情趣,若时空能够交错,这位在端午节被广为纪念的卓尔不凡丰神如玉的诗人,想必很乐意做清一品牌的形象代言人吧。